• 财讯网
  • 主页 > 热点资讯 > 正文

    2000亿负债背后的野心、运气与宿命

    2021-07-15 08:58:47  |  来源:  |  编辑:  |  

    关于赵伟国,当下最频繁被援引的一个桥段是,六年前,其去台湾考察,公开批评台湾半导体不对大陆开放“死路一条”,发豪语要买下台积电。

    这个语焉不详的故事,眼下,最为迎合市场乐于冠以赵伟国的“并购狂人”标签。

    7月9日,紫光集团因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一则《通知书》成为公众焦点。

    债权人以紫光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集团进行破产重整。

    这家成立30年,从清华大学校办企业起步的大型企业,似乎在与北大方正的破产重整遥相呼应。

    在债务危机敞口暴露前夕的2018年,赵伟国提及“要小心管理自己的野心和运气”。

    这两个词,时至今日来看,则更有一些宿命味道。

    在A股市场,紫光系的足迹曾一度遍布30余家公司。

    这些公司在紫光集团债务重组中,最核心的还是其背负的中国芯片产业方向的猜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致电紫光股份咨询相关情况,公司证券部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并不了解这个事情”“股权收购事项最好询问紫光集团”。谈及紫光集团破产重整对公司影响,该人士表示,“公司各项生产经营活动均正常开展。”记者也曾多次联系紫光集团,但其公开对外电话始终无人应答。

    赵伟国多次强调,只是将资本并购视为手段,“科技产业才是根本”。

    紫光集团破产重整大戏序幕拉开,故事最终竟还是以资本手段收尾。

    紫光集团破产重整大戏序幕拉开,故事最终竟还是以资本手段收尾。视觉中国

    “并购狂人”赵伟国

    赵伟国是一个个性张扬且又充满争议的风云人物。

    据和讯网消息报道,2015年赵伟国前去台湾考察,曾公开批评台湾半导体不对大陆开放“死路一条”,发豪语要买下台积电,其近乎张狂的高调之举令人侧目。

    至于紫光集团这样一个3000亿资本帝国一朝濒临土崩瓦解,外界几乎一致地认为祸起紫光激进的资本运作。

    据不完全统计,自2013年到2019年这短短的6年时间里,紫光集团斥巨资收购20多家公司,多为不同类型的芯片公司。而这背后都有一个关键人物——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的推动。

    赵伟国毕业于清华大学,早期的财富积累主要来自于新疆的房地产行业。2009年,赵伟国抓住了清华大学进行混合所有制试点的机会,通过自己的健坤集团进入清华大学旗下的紫光集团。

    2013年,在赵伟国的主导下,紫光集团斥资17.8亿美元对展讯通信实施收购,进军芯片产业,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为其提供了大约9亿美元的贷款。2014年,紫光集团斥资9.07亿美元收购锐迪科微电子,拓展物联网芯片市场,此次并购最终以海外融资的方式得以实现。

    2015年5月,紫光股份又斥资25亿美元接手惠普旗下公司新华三51%股权,新华三是惠普的中国业务,总部分别位于北京和杭州。

    通过这三次耗资逾50亿美元的收购,紫光集团迅速完成了集成电路产业布局。

    在此期间,国家也加大了对半导体的扶持力度,2014年9月,千亿级别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大基金)成立。赵伟国迎来了天时地利。

    这也使得赵伟国在资本市场上有了豪掷千金的底气。

    2015年,紫光集团抛出了一个更庞大的收购计划,拟以230亿美元收购美国第一大存储器企业美光科技。但由于美国严格的审查,最终交易被否。紫光集团甚至还将目光抛向了全球最大的晶圆制造厂台积电,不过交易并未达成。

    赵伟国对资本运作并不避讳。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并购行为是紫光集团发展到一定历史阶段的一个正常现象,没什么太特别,我们是新来者,所以有点引人注目,慢慢大家会习惯的。”

    赵伟国没有停下向前的步伐。

    2016年,紫光集团联合多方组建长江存储,紫光集团占股51.04%。2018年,紫光集团以约22亿欧元收购了法国智能芯片组件制造商Linxens。

    经过上述一系列成功或失败的并购后,赵伟国早被媒体冠上了“并购狂人”的称号。

    不得不承认,赵伟国主导下的紫光集团多场并购都颇让市场惊艳。比如紫光展锐能够在手机芯片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正是得益于展讯通信和锐迪科的合并。

    但值得注意的是,经过这一系列并购之后,紫光集团的资产和负债也在快速攀升。

    2012年,紫光集团的总资产只有66.63亿元,总负债也只有46.47亿元。七年时间,在总资产翻番的同时,总负债也同步上涨了44倍,达到2000亿元。

    2018年开始,赵伟国开始不断卸任紫光集团的重要职务。2018年4月8日,紫光股份和紫光国微纷纷公告表示,赵伟国因工作繁忙辞去两家上市公司董事及董事长职务。

    辞去职务后,赵伟国似乎对自己激进的并购风格有所反思,他在公开场合表示,“我们这些年很多企业出问题,是因为野心过度膨胀,认为自己无所不能,而且相信运气会再次发生。其实你的能力、边界没那么远,你的运气也没有那么好,所以要小心管理自己的野心和运气。”

    在此过程中,赵伟国也踩到了不少监管红线。2018年11月,安徽证监局对紫光集团、紫光通信、赵伟国违规增持“文一科技”股票行为作出行政处罚。2020年6月,因举牌山东金泰未作报告,紫光集团及时任董事长赵伟国被山东证监局予以处罚。

    债务黑洞

    在赵伟国的掌舵下的紫光集团,一路高歌猛进。

    在庞大的资本帝国之下,一些危机被隐藏了。如果复盘紫光近几年的财务状况,不难发现,这家芯片巨头的日子其实并不好过,几乎都在高负债运营。

    根据紫光集团以往披露的信息:截至2017年末、2018年末、2019年末、2020年上半年,公司合并报表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2.09%、73.42%、73.46%和68.41%,公司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

    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紫光集团总资产3007.53亿元,总负债2106.86亿元,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净额10.12亿元,货币资金505.55亿元,短期借款357.98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388.83亿元。

    尽管总资产达3000亿,但总负债亦高达2000亿,而资金流动性紧张则直接导致债券偿还的不确定性。

    在实质性债务违约前的一个插曲是,紫光集团在顺利收购Linxens之后,就希望将其装入上市公司紫光国微,以实现这个海外并购的资产在中国市场的资本化。但历经2年后,2020年6月,这场180亿元并购案被证监会否决。

    这似乎预示着,赵伟国此前力主的并购路径不再受到青睐。赵伟国的“运气”没有那么好了。

    4个月后的2020年10月29日,紫光集团决定不行使“15紫光PPN006”永续债的赎回权。这一公告,正式引发了紫光集团债务危机的“黑洞”。

    此后,紫光集团连续发生到期债务实质违约。6月30日发布的《公司债券违约后续进展的公告》显示,“16紫光01”“16紫光02”“17紫光03”“18紫光04”“19紫光01”“19紫光02”6只债券违约,紫光集团当前违约本息共计约68.83亿元,且今年12月底还有一只13亿元规模的债券到期。

    与此同时,评级机构相继下调紫光集团及相应债券评级。截至2021年6月30日,中诚信国际将紫光集团主体信用等级调降至C,并将“16紫光01”“16紫光02”“19紫光02”的债项信用等级调降至“C”。

    时至今日,紫光国微债权人徽商银行向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紫光集团的破产重整。紫光集团旗下上市的两家公司,紫光股份与紫光国微也相继发布公告,债权人提出的重整申请是否被法院受理以及紫光集团是否进入重整程序尚存在不确定性。

    紫光集团A股版图破裂

    在经历了上述一系列并购之后,作为3000亿资产的芯片巨头,紫光集团在A股的资本布局盘根错节。

    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紫光集团直接和间接持股的A股公司有:紫光国微(002049)、紫光股份(000938)、学大教育(000526)、号百控股(600640)、同方股份(600100)、众信旅游(002707)、文一科技(600520)、西部证券(002673)、*ST金泰(600385),涉足通信电子、医药、教育、电气机械、金融等多个领域。

    如若紫光集团真的走到了破产重整,等待他和旗下上市公司的结局将会是什么?

    “依照破产法的规定,法院受理债权人宣告债务人破产案件以后,应当指定破产管理人,接管破产企业的财物进行清理。这个清理工作主要分债权和债务两方面。这部分工作做完以后,管理人应当通知债权人召开债权人会议,对破产企业的债权债务,破产财产进行确认。”上海市公义律师事务所律师於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

    “如果破产企业有机会重整,比如债权人达成协议,豁免一部分债务,同时对其他债务允许分期付款,允许债务人在满足债权人会议决议的情况下重新生产的话,那就可以实施企业重整。这种情况下,紫光集团可能还会有救,或许可以通过破产重整得到凤凰涅槃的机会。”於炯说。

    “但是债权人达不成协议或者债务数额实在太大,即使豁免部分债务以后,依然无法偿还,那法院只能裁定破产。法院裁定破产的,那就同时会确认破产财产有多少,债权有多少,债权人按照比例清偿。至于企业对外的投资,也就是股权,属于破产财产,应当公开拍卖。拍卖所得由债权人分配。”他续称。

    太平洋证券在研报分析中指出,由于紫光集团债务规模大,境内外债权人多,债务关系比较复杂,采用一般的协商手段必然会出现耗时长、效率低的情况。因此,启动司法重整是一种专业选择,有利于加快促成不同债权人诉求达成一致。通过司法重整确定债权人的权益,一方面便于尽快和投资人一起达成最终方案;另一方面也便于投资人方案的确定。

    从当前最新信息来看,紫光集团或正在积极寻求债务解决方案。

    7月13日,有市场消息称,由于更多债券即将到期,背负约310亿美元债务的紫光集团正寻求出售其持有的紫光股份46.45%股权。阿里巴巴集团与几家政府支持的企业正在考虑收购紫光股份的股权,出价可能高达人民币500亿元。

    而根据7月9日晚紫光国微、紫光股份发布的《关于间接控股股东被申请重整的提示性公告》,如紫光集团进入重整程序,重整方案确实将可能对其股权结构等产生影响。

    截至公告日,紫光集团下属的全资子公司西藏紫光春华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紫光国微32.39%的股份,而紫光集团下属全资子公司西藏紫光通信投资有限公司持有紫光股份46.45%的股份。

    此外,正在寻求IPO的紫光展锐也就此事作出声明。公司称,“紫光集团是展锐的股东之一,持股占比35.23%。紫光集团也不直接参与展锐的业务经营、决策。目前我们尚未发现公告事宜会对展锐目前的生产经营活动产生直接影响。”

    实际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债务危机全面爆发之前,紫光集团就曾集中抛售股权以解燃眉之急。2020年初,紫光集团集中抛售4家公司的股票,分别是众信旅游、文一科技、西部证券、*ST金泰,预计分别套现1.5亿元、8.84亿元、5.59亿元、2800.14万元。只是对于2000亿债务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

    明星校企破产重整之殇

    谈及紫光集团的破产重整,全联并购公会信用管理专委会专家安光勇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这由内外部环境的变化造成。从外部环境来看,西方部分发达国家的确有针对性地进行我国半导体行业的打击和布局。而半导体行业的人才培养,以及技术的积累并不是一两年通过砸钱就能实现的。

    “另外,企业自身的风险管理和战略层面也出现了不少问题,最终导致紫光走向破产重整。”他说。

    而对于旗下的上市公司来说,尽管各方回应经营正常,但安光勇认为影响无法避免,“因为股市的敏感度和波动要比实际生产线高得多。”

    更令市场深思的是,为何拥有更多资源的北大方正、清华紫光会相继破产重整,是什么原因让这些名校的校企走到如此尴尬地步?

    “他们都是高杠杆下,无焦点的多元化业务,紫光和方正这类学院系的上市公司,本该两条腿走路。一条腿是技术路径,依托学校良好的科研环境,拿出科研成果,通过企业的方式去应用和对接市场,另一条腿是并购,通过自身金融学院的实力,成立投资基金,进行学术式的投资,实际上国外的一些校园基金投资收益都不错,也就是要么做个工程师,要么做个资本家。”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教授盘和林在受访时指出。

    “但紫光和方正的问题在于,他们以工程师的方式在进行资本投资,他们的投资内容很多元,但是没有沉淀到高精尖领域,没有沉下心来攻克尖端技术难关,而是越来越多元化进入一些低效率领域。同时,为了多元化,他们不断地举债,从而资产越来越重。”他续称,“紫光和方正这样的企业,最佳的方式是技术创业,轻资产地做研发,不要去追热点。对接产学研,一步步地发挥自身的技术特长,产学研融合的模式。”

    安光勇则表示,“即便具备了顶级条件,如背靠清华、北大等国内顶级高校的研发资源、政府在政策层面的大力支持,如果违背市场的游戏规则,都会倒闭破产。”

    而之所以存在违背市场规则的土壤,有一种观点认为,校企管理存在制度上的特殊性。在紫光集团大举并购的2016年,就有国资专家指出,“教育部体制下的资产管理有其特殊性,和大环境有所不同,只能说是一种完全特例,是在严格的国资监管体系下,很难出现的特例。”

    如何看待紫光和政府关系?赵伟国曾这样表示,紫光是一个市场化的企业,紫光的成长主要来自于市场,政府关系对于紫光而言,最重要是要让政府理解紫光所做的事情,是符合国家战略的;紫光从政府所获得的支持,和别的高科技企业没有什么差别。

    诚然,紫光系最近几年的发展和国家的发展紧密相连,其精准地把握了国家政策的动向并以国企身份开展一系列的运作。

    在赵伟国的主导下,紫光对多家芯片公司的并购,提升了中国芯片产业整体水平,一定程度上改写了中国芯片产业格局。但一个不容忽视的现状是,紫光的企业却几乎没有一个是依托清华大学的科技实力研发成功而来,而技术问题显然绝非靠资本运作就可以解决。

    上一篇:公司拟定于2021年8月24日披露2021年半年度报告,敬请届时参阅。    下一篇:最后一页